近日,有全国代表建议成立国家级“元宇宙”研发机构,推动元宇宙相关产业发展,但与此同时,元宇宙被频频爆出、非法集资、洗钱等问题,有不少代表建议对元宇宙加强监管。元宇宙能在哪些方面产生价值?它能成为国家级战略吗?元宇宙的骗局从何而来又如何避免?

3月6日,全国代表、江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孔发龙表示,今年全国“”期间,他将提交《关于加强“元宇宙”顶层设计,抢占数字经济新高地的建议》。而建议中最受关注的一点就是要“成立国家级元宇宙研发机构”。

为什么要把元宇宙的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在孔发龙看来,“元宇宙”具有广阔的空间和巨大的潜力,已经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依托和关键赛道。哪个国家能够尽早抢占“元宇宙”高地,哪个国家就更有可能引领数字经济发展。

今年1月份,全球投资银行高盛预测,元宇宙可能是一个价值8万亿美元的机遇。高盛分析师Eric Sheridan认为,今天的数字经济大约占全球经济的20%到25%,并且还在继续增长,而虚拟经济也随着数字经济高速发展。

2月22日,摩根士丹利发布的研报相比高盛更为乐观,他们认为仅中国的元宇宙市场就可达到8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万亿元,根据202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114.36亿的数值计算,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将超过2021年国内GDP的45%。

元宇宙惊人的市场规模从何而来?元宇宙实际上就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和数字化,它可以与现有的社交媒体、流媒体、游戏平台相融合,创造出继移动互联网后下一个科技浪潮。

元宇宙还可以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孔发龙认为成立国家级“元宇宙”研发机构,加大资金、人才和激励支持力度,能够重点攻坚芯片、区块链、地理空间、交互算法、感知显示、图像引擎、3D环境生成等“元宇宙”基础底层技术和关键核心技术。

提起元宇宙的发展,Facebook改名为Meta是绕不开的话题,事实上,Facebook在2014年就以20亿美金的天价收购VR设备制造商Oculus,成为最早布局元宇宙的公司。

在今年的上,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上海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陈鸣波将元宇宙称为下一代“空间互联网”,并称上海已经形成了支持元宇宙发展的三年行动规划。

上海将围绕终端带动新赛道,在互联网智能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虚拟现实交互终端、智能穿戴、智能家居等产业全面发力,力争培育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自主性产业,到2025年形成多层次、成体系、强互联、深融合的智能终端产业集群。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张英也认为,元宇宙虽然起源于一些游戏,更吸引年轻人,但真正的运用非常广泛,包括工业领域的工业仿真,能提高工业制造的精准度,实时控制的能力,开展远程监控运维等。

在医疗领域,元宇宙可以助力远程医疗,提升精准医疗水平和医疗教育资源覆盖度。VR技术现在已经应用在超过一万五千台手术中,越来越多的学校也在通过VR进行解剖教学。

一家游戏公司还向张英透露,他们正在利用元宇宙帮助患有认知障碍的老人进行康复训练,认知障碍可能会使老人的记忆回退到几十年前,而利用元宇宙技术可以恢复几十年前的虚拟场景,帮助老人恢复认知能力。

元宇宙还将改变文旅行业,2022河南智慧旅游大会将于3月12日举行,河南将以“面向元宇宙·建设文旅美好新生活”为主题,加快推进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数字文旅经济发展。

据 New York Mag 报道,Meta 在宣布更名计划至今已经面临总计 5000 亿美元的损失,而这主要是因为Meta CEO 扎克伯格将公司发展重心从社交媒体转变为元宇宙,导致更多投资者不看好公司未来发展。

就连马克·扎克伯格都尚且不能驾驭元宇宙,其他打着元宇宙旗号的互联网公司更有可能是在谋划一场“骗局”。

2021年10月,上市公司天下秀的首款元宇宙产品“虹宇宙”上线内测。号称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打出了“元宇宙第一套房”的标语。据人民网报道,2021年12月,在闲鱼平台上,有卖家以20001元的价格挂出虹宇宙虚拟房产,最高出价为198890元。

然而两个月后,有媒体报道,有不少玩家正在低价出售虹宇宙房产,当时售价1000元的“虹宇宙电梯房数字藏品8星”,正在以500元的价格售出。而另一个“S级极地木屋”,售价曾达到两万元,现在在二手网站仅售1500元。

并且卖家表示,如要购买这个虚拟房产,需要带着虹宇宙账号一起卖,因为“平台规定了拥有时间,要半年以上才能转让”。

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18日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风险提示中指出,除了恶意炒作元宇宙房地产圈钱,还有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打着元宇宙区块链游戏旗号、变相从事元宇宙虚拟币非法谋利三种违法行为。

早在去年,CCTV2就曝光过元宇宙游戏骗局,一些不法分子将普通的模拟经营类网页游戏与“元宇宙”概念,并将这类游戏称为“链游”,宣称能够边玩游戏边赚钱,诱骗参与者通过兑换虚拟币、购买游戏装备等方式投资。

浙江的张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曾经玩过一款叫“幸运石生肖”的区块链游戏,号称投资5000元,6天就有12%收益。她玩了4个月后游戏无法登录,自己血本无归。江苏的莫先生是一款区块链宠物养成游戏“龙凤呈祥”的玩家,仅玩了3天平台就关停了,他被骗5000多元。

作为元宇宙相关要素的NFT也深陷帮助不法分子“洗钱”的质疑。韩国金融监督局近期表示将加强对NFT和元宇宙等新兴市场企业IPO的核查。美国财政部近期发布《通过艺术品交易开展洗钱和恐怖融资的研究》报告,认为犯罪分子可以用非法资金购买NFT,并将NFT出售以获得与犯罪无关的干净资金。

今年全国,全国政协委员、第五空间信息科技研究院院长、上海市信息安全行业协会名誉会长谈剑锋提出,要提前研究制定“元宇宙”监管法律和规范,系统布局核心技术,占据未来竞争制高点。

全国代表、重庆璞雨为科技创新中心执行董事高钰也认为,市场监管部门要协同银行、网信、公安等部门持续完善技术监测手段,对打着“元宇宙”进行虚拟货币和虚拟商品交易、兑换的行为实施全链条跟踪和全时信息备份。

除了市场问题,我国发展元宇宙的技术问题也很严峻。元宇宙是技术集成,涉及扩展现实、未来通信、云边计算、人工智能等多种核心技术,而我国目前相关产业大量依赖国外工具。因此,在国家层面推进元宇宙相关法律和政策建设刻不容缓。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