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底,马化腾表示,全真互联网是腾讯必须打赢的下一场战役。 2021年,这一概念以“元宇宙”一词被市场点燃。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基石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那么元宇宙就是人与空间的连接。 连接需要介质。 目前,这种媒介最有可能的形式是AR/VR,一种连接虚拟和现实的技术。 及其产品。 相应的,AR/VR融资今年也进入了相当爆发的增长期。

出风口是动力,但能飞,也不一定能顺利着陆。 看到行业的蓬勃发展,留给围观者的问题是,这一次的浪潮将走向何方?

哪些AR/VR公司正在被投资?

2021年已经过去了三个季度,两百多个日日夜夜,AR/VR始终站在资本的聚光灯下,其关注的企业类型也多种多样,包括技术、内容、平台、软件、硬件、分段组件等。

动态宇宙模型_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动态素材/

广告股票基础知识_从零开始学习股票_股票知识快速入门

×

具体来看,硬件和内容仍然是AR/VR赛道最重要的产品形态,也是投融资的主要来源。 其中,Pico等已经拥有成熟产品的公司更值得关注,这也是其被字节跳动收购的主要原因之一。

同时,这几个季度的投融资情况也体现出两个特点:一是行业更加细分,二是平台逐渐兴起。

细分行业方面,专注VR教育的科骏、UFO VR在桌面一体机、头戴式显示器等设备上进行了广泛探索,新锐数码则向大中型企业输出解决方案。高校建设虚拟仿真实验基地。 此外,还有主打运动跑步机的KATVR、主打军事模拟的瑞辰新创、主打车载产品的微美全息。

AR/VR平台更有价值。 它的出现标志着行业正在逐步形成完整的思维,打造自己的生态链,突破原有单一领域产品的束缚。 未来,可能会基于这些平台诞生更多的业态。

另一方面,在众多投融资动态中,明星项目的动向值得特别关注。

不得不提的是,传言Pico被腾讯、字节跳动“冲”。 硬件能力方面,得益于市场积累和技术迭代,Pico的光学6DoF跟踪能力目前在国内梯队中位居前列。 硬件方面的竞争基本上已经到了临界点。 下一代产品需要考虑软件和算法的进步。 这或许就是字节跳动的强项。

另一家重点公司是Nreal。 其背后的资本阵容是中国最好的资本阵容之一——红杉资本、高瓴创投、中金资本、蔚来资本、快手——其中还包括来自腾讯的间接投资。 其创始人徐驰于2016年离开了当时硅谷资金最雄厚的公司Magic Leap,回国创业,利用AR眼镜进军整个硬件赛道。 有趣的是,这家公司曾聘请元宇宙一词的创造者尼尔·史蒂芬森并提出“Magicverse”的概念,但该公司最终耗尽30亿美元融资,因产品困难等原因解散。 它甚至一度被认为是诈骗公司。

尽管国外也有发展不顺利的例子,但国内外AR/VR产业发展仍存在不协调的情况。 原因之一是,从表格来看,国内行业的大旗掌握在一批初创公司手中,而国外则是Facebook、微软、谷歌、苹果等巨头把持。 国外非巨头企业正在探索更多细分领域。 例如,今年6月,腾讯旗下风险投资部门Image Frame Investment参与了英国手部追踪和触觉反馈技术公司Ultraleap的D轮融资,投资金额高达5000万美元。 Ultraleap的估值接近2.4亿美元。

这种差异来源于国内外AR/VR行业发展节奏的不同。 要理解这一点,我们首先要回顾一下这个行业的历史。

风口就是动力

这一轮AR/VR趋势实际上是一次“文艺复兴”。

2012年至2016年,AR/VR概念爆发,全球企业纷纷涌入。 2013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并推出VR头显,点燃市场热情。 在索尼、三星、HTC、谷歌、微软等巨头的引领下,AR/VR正在蓬勃发展。 不幸的是,Facebook迄今为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并不是每家公司都能成为Oculus。

2016年到2019年,AR/VR行业失宠,资本寒冬来临,软件、硬件、网络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弊端都无法得到解决,直到2019年后5G的火花带来了新时代的热情。

2019年以来,VR/AR被重新认识和重视为5G核心业务场景,2020年投融资水平又回到了2016年的高点。国内外的区别在于,5G的基础国外恢复情况较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早期并没有建立起完整的产业基础,不得不从初创企业开始。

庆幸的是,国内VR/AR已经跟随了自己的步伐。

今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发布。 第五篇《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列出了数字经济的重点产业,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产业都清晰在列,甚至还给出了具体的产业方向。 一定程度上,AR/VR玩家可以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财富密码”。

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动态素材_动态宇宙模型/

广告

不适合胆小的人! 五四三二一……可怕的捉迷藏游戏现在开始了!

×

IDC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市场AR/VR相关产品和服务总支出约占全球份额的55%,且从2021年开始,未来中国AR/VR市场将呈现年均复合增长率5年。 将高达77.2%。 易观分析也将2020-2025年划分为快速发展期。

元宇宙行业动态_动态宇宙模型_宇宙动态素材/

广告公司如何筹集资金?

×

还有一点就是行业趋势的变化。 IDC中国终端系统研究部分析师赵思全表示,今年国内VR耳机厂商的竞争格局发生了明显变化。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关注以教育培训为典型场景的商业市场。 今年以来,低价一体机产品让不少厂商将战略重心转向消费市场。 有消费就有市场,就能形成景气循环,给企业和资本信心。 Nreal创始人徐驰也认为,由于距离产业链和用户较近,中国企业的迭代速度可以比美国同行快很多,有机会在AR的某些方面领先美国。 在AR赛道上,中国企业可以成为玩家。 而不是观众。

当然,AR/VR也离不开今年流行的词元宇宙。 作为新技术中最有前途的新技术,它可以快速、低成本地推出并进入千家万户。 VR/AR的消费属性使其成为通往元宇宙最重要的门户。 关键之一,不是区块链或大数据。

那么,在应用方面,AR/VR未来的发展路径是什么? 融资筹集到的钱该怎么花?

只有能应用的AR/VR才有未来

业界已经证明的事实是,AR/VR消费类硬件+软件是最简单的商业化路径。 游戏、会议等都有硬性需求,通过产业链升级,最终的成本也能得到控制。 甚至可以开发AR眼镜等便携式产品,有望成为与手机平起平坐的智能硬件。

DigiTimes 报道称,苹果首款 AR 眼镜已完成第二阶段原型机,主打商用领域,售价超过 2000 美元,预计 2022 年第二季度量产,第二季度上市半年。 第二款消费级产品的设计尚未确定,预计将于 2023 年发布。徐驰也认为“手机仍然会存在,但到 2030 年,将有 10 亿副 AR 眼镜戴在消费者身上”。头。”

头戴式显示器是消费类硬件的另一主力,也相对成熟。 Pico Neo 3和HTC Vive Focus 3一体机产品均搭载了高通专为XR产品设计的Snapdragon XR2处理器。 HTC 新款 PCVR Vive Pro 2 甚至实现了 5K 分辨率和 120HZ 高刷新率。 目前的问题仍然是低端产品缺乏经验,而高端产品的价格也和技术一样“高端”。 这已经与供应链一起得到进一步优化。 Quest 2 的售价为 299 美元,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7月9日,法国VR初创公司Lynx宣布将即将推出的R1 MR耳机价格大幅降低至数百美元; Pico Neo 3的硬件与Oculus quest 2类似,2499元的价格比上一代产品低了近45%; 市场上最便宜的6DOF VR一体机价格已经跌破2000元。

剩下的问题是软件和内容。 由于消费类产品推出较晚,外界的改进经验有限,所以算法还有持续迭代的空间。 内容方面,游戏依然是重要的突破口,各大厂商也都做出了规划。 9月1日,VR游戏开发商Vanimals完成工商注册变更,腾讯投资公司为其增添新投资者。

除了C端软硬件产品外,To B、To G提供行业解决方案也是一种出路,尤其是随着产业生态变得更加丰富,将会有更多的机会。 例如9月初融资近3亿元的粮丰泰,依托AR平台HiAR Space,通过垂直行业解决方案解决作业现场的核心问题。 拥有AR远程通讯协作平台HiLeia、5G AR工业智能眼镜HiAR H100等产品。 与华为、海尔等企业建立合作,服务国家电网、格力、宝武钢铁、上汽通用等数千家企业客户。

最终,当技术变得更加成熟后,AR/VR可能真正成为元宇宙的一部分——如果它确实能够在合规性和商业化的充分基础上实施的话。 即使没有达到这个阶段,也可以基于新的体验构建虚拟与现实融合的生态系统。 毕竟,从概念上来说,AR/VR就像元宇宙一样,足以容纳所有对物理世界的产品不满意的制造商。 。 至于谁能真正带来良好的体验,让新的业务逻辑发挥作用,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元宇宙行业动态_宇宙动态素材_动态宇宙模型/

广告

从秘书做起,十年之内无人能超越他。 他一手力挽狂澜,成为传奇。

×

结论

AR/VR不再是一个年轻的行业。 即使有虚拟宇宙概念的加持,在虚拟与现实融合的美丽新世界到来之前,他们也必须想出一些能让自己活下来的东西——或者让投资者相信自己。 该公司能够生存的产品。

如果我们对未来保持乐观预期,AR/VR必将是一条朝阳赛道。 但纵观大多数行业的竞争史,有太多的探索者倒在黎明前夕,更不用说虚拟宇宙这样宏大的概念了。 道路漫长而艰难,我们必须不断前行。

文字 美股研究机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