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Stokes克服晕针症的利器——VR技术,让他成功接种疫苗。VR被业界巨头Meta和索尼视为游戏和线上社交的未来,并引领数字文明浪潮。未来的里程碑将出现在2023年,届时我们期待苹果公司发布首款头显产品。即刻体验VR,消除生活中的一切恐惧。VR技术向来被视为治疗焦虑和解决恐惧症的良方,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应用与研究。随着现代消费级VR头显,如Oculus Rift和HTC Vive的问世,该技术如何改善心理健康护理再度引发关注。然而,在2023年到来之时,尽管COVID-19大流行加剧了压力、焦虑和倦怠等问题,人们似乎仍然关注VR潜力,而非其实际影响。我们仍然没有迈向这样的世界。在我们的视野中,VR头显已经像给心理医生打电话一样普及了,能够帮助人们克服对人群的恐惧。然而,引起这种现象的并非技术缺陷,而是高昂的成本、VR技术的缓慢普及,以及人们对VR治疗的缺乏认识。Barbara Rothbaum博士是美国埃默里大学医学院临床研究员,1995年她就进行过一项关于如何应用VR技术进行心理治疗的研究。她说:“我原本以为现在我们已经走得更远了。我以为更多的人会使用它进行治疗干预。” 然而,VR技术在治疗恐惧症方面的潜力已经被新西兰奥塔哥大学和oVRcome发布的最新研究所证实。当他们在电视节目上看到研究后,像Stokes这样的人就会有机会接种疫苗,并利用VR技术结束他们的恐惧症。早期实施VR治疗的时候,需要15万美元的电脑和一台1.6万美元的头显,电脑还需放置在独立的低温房间内。当病人戴着头显在研究员Rothbaum的小房间里接受治疗时,需要与操作电脑的研究生通过对讲机交流。Rothbaum透露,这是一项工作量极大的操作。由于20世纪90年代寻找VR头显并不容易,Rothbaum常常担心常用的型号停产后无法进行研究。不过,幸运的是市场渐渐扩大,新型头显价格逐渐走低。Rothbaum多年来收集了许多这样的头显,以至于她家中办公室里形成了一个头显博物馆。90年代,Rothbaum使用的VR头显价格昂贵,可用性差,甚至需要独立低温房间存放电脑,保持设备正常操作。如今,虽然VR头显仍存在可用性问题,但相对于过去,它们已经实现了大步的进步。在先进的VR头显中,Rothbaum更看重分辨率和佩戴舒适度。然而,当前的市场领头者Meta已经占据了VR市场81%的份额,价格400美元的Quest 2头显,摆脱了外界计算机的束缚,成为VR游戏开发商和玩家的最爱。现在的VR头显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标志着VR技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例如Meta公司的Quest 2头显,价格400美元,不需要外部计算机,因其佩戴舒适且分辨率高,被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发商和玩家接受。此外,索尼公司最近发布了价值550美元的PlayStation VR 2,使用了生动的显示屏、触觉反馈和眼动追踪技术,但需要与PlayStation 5主机相连。在疫情期间,由于围绕元宇宙的炒作和家庭娱乐需求持续升温,人们对VR技术的关注度也日益增高。此外,VR技术在治疗各类恐惧症方面也被广泛应用,因其细节呈现和沉浸感,加快了人们克服恐惧症的过程。VR技术不仅在治疗恐惧症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还可以提供一种逃离现实的感觉,成为一种崭新的舒适区。持牌婚姻和家庭治疗师Monet Goldman表示,VR治疗的功效在于它可以为人们提供一种全新的、与现实世界不同的体验。据他介绍,在一次视频电话咨询中,他遇到了一位情况封闭的孩子,这个孩子只肯回答单词。但一旦他和孩子开始在VR世界中玩游戏,所有的情况都得以改变。Goldman深有感触地表示:“VR世界带来了完全不同的体验。”并指出,许多病人通过7到9次的VR治疗已经成功克服了恐惧症,这在传统疗法中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对于那些精通VR技术的人,他们也在寻求新的方法将其变为缓解压力的利器。以流行的VR游戏《Beat Saber》为例,TikTok、YouTube和Twitch社交媒体平台上拥有数百万粉丝的Anais Riley(化名Naysy)就将这款游戏作为缓解工作焦虑的神器。这款游戏满足了Riley对抗压力的需要,不仅可以训练身体,获得成就感,还可以逃离现实世界,唤起她儿时对音乐和舞蹈的热情。Riley深有感触地表示:“我真的很喜欢玩这个游戏,因为它让我看到自己在逐步变得更好。”

虚拟现实技术并非能够神奇消除焦虑和恐惧症的灵丹妙药。然而,它作为心理治疗师提供曝露疗法的又一种资源,能够帮助患者在安全的虚拟环境下暴露于引发症状的刺激,助其克服恐惧。Rothbaum将其喻为使用真实电梯的方法来帮助克服对电梯的恐惧。她解释到:“我接受过暴露疗法的培训,我不会对每位患者使用同样的方式,就像VR也只是治疗工具之一。”虚拟现实技术正在等待未来的爆发时刻。这里有一个实际问题:人们根本没有养成定期使用VR的习惯。如果VR头显能像智能手机一样随处可见,那么心理治疗师可能会尽其所能将VR技术应用到自己的实践中。但现在,如果他们的客户不使用VR技术,他们就没有兴趣去了解或投资它。南加州大学精神病学系和老年学学院的研究教授Albert Rizzo博士表示:“现在的瓶颈一直是成本问题。”

据报道,苹果公司已传了很久的头戴设备可能在今年6月面世,如果这款新产品真的面世,那么它将可能是VR技术突破性时刻的开始。虽然这款头戴设备的售价可能在3000美元左右,但考虑到苹果公司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表等新技术产品的推广过程中所取得的成功,人们很期待这家公司会为XR头盔带来相似的成功。

市场研究公司国际数据公司的研究总监Ramon Llamas表示:“苹果公司能够引导潮流,它有能力推动推广所有的VR产品。”

市场研究公司国际数据公司的研究总监Ramon Llamas指出:“苹果公司所取得的成功反映在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为它所进入的市场带来了推力,而我相信这个成功也会在VR技术领域得到体现。”

我们很难确认目前有多少治疗师和心理健康专家正在为患者提供VR服务,但我们能够从部分数据中看出端倪。Amelia Virtual Care公司创始人Xavier Palomer表示,他们的技术已经帮助治疗了超过2万名患者。据该公司的新闻稿报道,全球范围内已经有2000多名心理健康专家使用了该公司的软件。

oVRcome公司的创始人Adam Hutchinson透露,他们的应用程序已经被来自30多个国家的用户使用,该公司提供的软件还曾用于Stokes的临床试验中。

Gurr还创建了一个非正式的提供VR服务的治疗师目录。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列出了大约60名从业者,其中大多数位于美国。这些心理治疗师通常需要满足特定州的许可要求。而在美国行为和认知治疗协会的目录中p>然而,根据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数据追踪,仅在美国就拥有近70万名行为健康专家,其中539,714人是咨询师和治疗师,40名配备了VR设备的治疗师显得微不足道。

Gurr表示:“虽然VR技术非常有效,但仍处于起步阶段。临床医生不太愿意使用他们不了解或没有经过培训的技术。”除此之外,还存在一个学习曲线的问题。心理健康专业人士必须花时间熟悉VR技术,并学习如何将其应用于满足病人或客户的需求。

即使像Goldman这样从小就玩电子游戏并对Gameboy拥有深刻印象的人,他也需要花费时间练习VR游戏,以便能够与客户正确接触。

如何推广VR疗法

Hutchinson认识到,普通公众和治疗师定期使用VR设备的未来可能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因此,他决定从智能手机推出oVRcome应用程序,以使VR暴露疗法更广泛并且价格更实惠。

oVRcome的参与者将进入低焦虑的虚拟环境,并逐渐进入更直接的环境。例如,Stokes的案例中,患者需要先进入虚拟疫苗接种帐篷外,然后进入实际接受注射的准备阶段。

Amelia的软件需要在心理健康专家的监督下使用。该公司的产品包括一个VR套装,其中包括一台头显、一个可以测量病人汗液反应的皮肤电反应传感器、一个VR软件平台可访问100多个虚拟模拟环境,以及一个用于远程管理VR治疗的应用程序。

oVRcome和Amelia已经在致力于让VR疗法推广到更多患者和治疗师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Amelia Virtual Care不仅提供VR疗法的软件和硬件,还为用户提供介绍课程、教程、手册和营销指南等培训和支持材料。

图源:Amelia Virtual Care

Amelia的创始人Xavier Palomer于2014年成立了该公司。他指出,在三星Gear VR等VR硬件得到广泛应用时,该公司在2016年底至2017年初遇到了突破口。此外,疫情的爆发也引发了人们对心理健康和自我保健的更多关注。

“人们现在更愿意谈论这些事情,” Palomer说,“并且真正寻求帮助,寻找解决方案。”

传统观点认为,从一项研究被开发出来到该技术真正被大众使用需要20年时间。然而,Rothbaum的看法与Gurr有所不同,VR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更多投资和使用经验。

他指出,起点并不应该是Rothbaum和她同事在1995年发表研究报告时,而是从现代消费级VR头显出现的时候开始计时。

“虽然VR技术早已存在,但我认为真正的起点是在2015年。”他强调,“所以目前我们只度过了七八年的时间。”

尽管Stokes对VR相当精通,但他曾从未想过用这项技术来治疗晕针症,直到他发现了oVRcome的研究。以前,他从未考虑过为自己的恐惧症寻求帮助。现在,他已经可以轻松应对疫苗或验血。

“即使面对针头,我也感到很安逸,这真是了不起。”他说。

作者 admin